“艺行上海”走进长宁艺术地标:零距离感受书

时间: 2019-08-11

  “艺行上海”把城市建筑、马路的文化串联,被认为是从寻根之旅,也是寻宝之旅。此次“艺行上海·魅力长宁”为第七次活动,此前“艺行”的足迹走进过广富林、愚园路、嘉定孔庙等。

  “艺行团”的第一站是上海市文联展厅,这里正在举行“上海市青少年书法篆刻展”,展览中上海青少年书法爱好者以笔墨传承传统文化。在此地书法家戴小京透过青少年的书法作品讲述自己对于中国书法的理解,同时也给大家讲解了草书“变而不乱”、篆书“章法整齐,线条圆润”等要领。

  “中国书法是最能代表中国精神的一种文化样式。用老子的话来说,四海图库,可谓是‘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戴小京说。他同时认为,一件优秀的书法作品,必然是技法、形式、精神三者合而为一,但是对于每一个学习中国书法的个体而言,却是任何人,任何年龄、任何职业的人都能来学的。所以大家不必被“我是不是专业”“我是不是年龄过大”等种种顾虑所累,每个人都可以从自己的角度理解中国书法,毕竟中国书法的起源,本来就是人们对生命、对宇宙、对大自然的认知过程。

  新西兰姑娘埃米莉一边听一边为来自美国的同行者做着翻译。虽然他们不太看得懂书法,但觉得很有意思。在西方人眼中,书法本就是当代的、抽象的艺术。

  在刘海粟美术馆,“导览员”成为了刘海粟美术馆副馆长阮竣。他从美术馆的建筑开始讲述美术馆与海老的渊源,“刘海粟美术馆新馆的建筑外形是根据刘海粟先生一生亦师亦友的黄山为形象设计的,旁边是两块石头,中间是瀑布,取海老画作中‘云海山石’之意境。”阮竣说。沿着“云海山石”的意境,“艺行团”参观了“十上黄山绝顶人——馆藏刘海粟黄山精品研究展”。

  “艺行团”在刘海粟美术馆参观“十上黄山绝顶人——馆藏刘海粟黄山精品研究展”。

  从1918年至1988年的70年间,刘海粟十上黄山,并以 “昔日黄山是我师,今日我是黄山友”概括对于黄山情感的变化。明清以降的艺术家们将黄山作为畅神卧游的心灵栖息地。然而谈及对黄山的情感,恐怕中国美术史上无出刘海粟之右者,在他的笔下,黄山并不是深邃、高深莫测的山峰,而是一座跃动着生命力的古老山峰。

  除了“十上黄山”外,刘海粟18岁时创办了中国近代第一所专业的美术学校——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为中国开展专业美术教育做出贡献。并且刘海粟两次欧游,向世界介绍中国文化。1994年,百岁刘海粟去世,夫人夏伊乔将973件刘海粟的藏品及作品无偿捐献给了国家,这也是今天的刘海粟美术馆的首批藏品。

  在参观中,海老融贯中西的绘画方法和开创性的泼墨、泼彩画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

  阮竣也认为:“刘海粟美术馆在践行上海红色文化、海派文化、江南文化的过程中,用展览的方式凸显海派文化和江南文化的沉淀,与‘艺行上海’的理念非常契合。我们都希望以艺术为引导,用大家的实际行动丈量上海,践行‘艺术让生活更美好’的理念。”

  当天行走的第三站是上海国际舞蹈中心,这是上海唯一一座专属于舞蹈的文化场所,其中保罗了上海芭蕾舞团、上海市舞蹈学校、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实验剧场和大剧场等。

  这一站,“艺行团”走进了这些平日里无法随意进入的文化场所,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发展基金会秘书长王延的导赏,让大家更深入地了解了国际舞蹈中心这个文化地标的内涵,更深一层地感受到了舞蹈的魅力。

  其中最让参与者难忘的是参观了上海芭蕾舞团演员们的排练。看到穿着练功服、面露微笑的舞蹈演员们整齐地站在排练厅等待“艺行团”的到来,并带来了原创芭蕾舞剧《马可· 波罗——最后的使命》选段。音乐响起,演员们从容而舞。脚尖旋转,如此自由轻盈,这是只有到现场才能感受到的震撼。上海芭蕾舞团首席主要演员吴虎生和主要演员戚冰雪精彩演绎了一段双人舞。

  第一次零距离欣赏芭蕾舞演员们的排练,“艺行团”成员激动不已。为了更好地记录下妙曼的舞姿,一些小伙伴或站着或跪着拍照、录视频。一位参与者兴奋地说,“今天居然见到了芭蕾王子吴虎生,真是意料之外的惊喜。”

  上海市舞蹈家协会主席、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在几个会议的间隙匆匆赶来,与大家交流。

  参观结束后,有参与者概括这场艺术之旅为“在文化大家的引导下,由静态向动态延展,由黑白向彩色延展,由东方向西方延展……”。参加此次活动的外国友人感叹中国艺术家很精妙。

  据悉,“艺行上海”活动,迄今已经举办了七场。2018年7月,首场“艺行上海”以“红色七一”为主线;第二场以“寻根云间”为主题,在松江广富林文化遗址公园留下了“艺行”的足迹;2018年上海书展期间举办的第三场“艺行”,是一场趣味盎然的书香之旅。第四场“文化七宝”走进闵行,在当地艺术家的带领下,探访不一样的古镇七宝。今年开启的第五场“愚园路上”以对一条路的解读,作为打开城市历史文化密码的钥匙。第六场“人文嘉定”串起了陆俨少艺术院、韩天衡美术馆、嘉定孔庙。